小男友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chapter 19.

  铜锅餐厅卡座, 程誉心不在焉地看手机。

  乐队的贝斯手老k瞥见他在看一张照片:“turbo今天怎么了?心情不好了,在朋友圈看美女?”

  主唱林时茂说:“我们turbo不加女的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  “哦对。”老k想起来, turbo有个初恋, 这个消失的初恋是turbo的灵感muse,turbo写得那些歌,似乎每一首都带着思念的影子。

  “吃你们的。”程誉关了手机。

  大概是因为下午遇见一个杀马特, 杀马特蹲在路边撸猫, 叫“咪咪”的那声, 勾起了回忆, 程誉才会又一次地想起他。

  十四岁那年, 程誉跟随姥爷去乡下过暑假, 在那里谈了一次恋爱。

  那是他人生第一次喜欢上别人,也是唯一的一次。

  那年暑假, 因为家里的安排,程誉离开山陵去了瑞士, 原以为要做手术,最后检查了一遍, 只不过疗养了一段时间, 程誉便回国了。他第一时间便是找了借口去山陵县,去见自己的小女友。

  哪知道上门去问,才发现女友全家搬到了北京。

  回澳门后, 程誉对父母提出想去大陆读书的要求。他没有告诉任何人有关小女友的事,自己私底下查到了女友上学的中学, 准备转学过去。

  可这时, 程誉意外得知女友的家庭出现变故。

  女友的父亲因为生产假包被判刑, 而女友的母亲则连夜带着两个小孩卷钱跑路, 不知道跑到了哪个国家,至今没有任何消息。

  在过后的这几年,程誉仍时常想起他,漫山遍野的萤火虫在他梦里漂浮着,看得见却摸不着,好像在心上扎了根似的,时至今日也忘不掉那场短暂的、像梦一场的初恋。

  夜深,程誉骑着摩托回到卧佛寺附近的家。这座四合院是姥爷多年前购买并改造,程誉来首都上大学的头一年,组了新乐队,把整个北房都改成了工作室,做了隔音,放了乐器,哪怕他深夜练鼓,也不会有邻居来敲门。

  -

  宿舍,薛宥卡用妆娘送他的卸妆巾,洗了好久的脸才把妆卸掉,开电脑上同花顺看今天的收盘价。

  前几年,何小由帮了一个在银行工作的朋友的忙,在银行注册了证券账号。他便用了这个账号开始偷偷炒股。

  那年路桥股票暴涨,上高中的薛宥卡以五百块的本金入市,很快赚了一小笔。看了一堆操盘书发现全是骗人的,后来又接触了randomwalk理论的他,同年在比特币暴跌至十三美金的时候,觉得没准还能赚一点,就买了二十几个,其他的钱依旧放在股市里。

  他主要炒虚拟货币,每隔几天上bitmex看看行情,虽然投入股市的钱并不多,只是炒着玩玩,不过每天都会看一眼。他知道炒股并非一个长久之计,所以才这么迫切地想要找个稳定的收入来源。

  室友汪剑从宿舍负一楼的健身房上来,一身臭汗地凑到他电脑前看了眼,说:“薛宥卡,你整天看股票,有没有优质的推荐两支?我也买点。”

  虽说他们是t大金融系高材生,但对于一个刚刚脱离高考的大一新生而言,书本上学习的那些知识还远远不能支撑他们做出客观和正确的判断,至少汪剑看见这种股票页面就是一脸懵,根本不知道如何选择。炒股等于投机,再厉害的人都有可能栽,和学不学金融没有任何关系。

  所以宿舍年纪最小的、还没满十八岁的薛宥卡居然刚上大一就开始玩股票、而且貌似还玩得不错这件事,他觉得是有些厉害的。

  “那我给你推荐几支。”薛宥卡在宿舍书桌上找了便签,随手写了几个股票代码,在后面写上日期区间,然后写了两个百分数。

  7%-10%。

  表示他预测的收益率。

  “如果有多余的可以用于投资的零用钱的话,可以买点这几支试试,不过我预测的也不一定准,也有可能亏的。”

  汪剑从他手中接过便签纸,心里卧槽一声,这tm也太装逼了吧……他们系教授都没他这个室友装。

  “好,谢了。”汪剑不动声色,“等会儿我就下个软件看看……哎,你这用的什么软件?”

  汪剑凑到他电脑面前,手指装作不经意地划过他的电脑触摸板,悄悄看了眼他的持仓。

  才九千多的持仓……

  汪剑收回目光,心里对他那“挺牛逼”的印象,已经全然扭转。

  他还以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小男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顾先生,非婚勿撩只为原作者睡芒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芒并收藏小男友最新章节